欢迎访问搜啊: 网上书城 儿童书 电子书 故事书 教辅书 文学艺术 法律生活 小说漫画 育儿保健 娱乐地图
搜啊  网上书城 儿童书 电子书 故事书 教辅书 文学艺术 法律生活 小说漫画 育儿保健 娱乐地图
搜啊 图书资讯频道 => 喻红 女性视角在我的创作中是重要的

喻红 女性视角在我的创作中是重要的

  • 时间:2019年03月11日
  • 来源:搜啊
  • 类别:图书资讯
摘要:3月8日,娑婆之境”喻红个展在龙美术馆(西岸馆)举行,展览名“娑婆之境”源于佛教,意为“需要承担忍耐的世界”,也是喻红个人思考的重要表达。在此次展览中,喻红通过以摄影出发的绘画,追踪了与自身成长息息相关

3月8日,娑婆之境”喻红个展在龙美术馆(西岸馆)举行,展览名“娑婆之境”源于佛教,意为“需要承担忍耐的世界”,也是喻红个人思考的重要表达。在此次展览中,喻红通过以摄影出发的绘画,追踪了与自身成长息息相关的社会发展史以及在全球化和飞速发展的世界中的个人与社会历史的记忆。

搜啊 http://www.so-a.net/

艺术家喻红,艺术家工作室提供喻红,《半百No.9》,2018,120x100cm,布面丙烯借鉴传统形式,表达当下思考

搜啊 http://www.so-a.net/

喻红,《新世纪》(局部),2017,布面丙烯,250x900cm澎湃新闻:敦煌以及中西方古代的经典,除了题材上的体现之外,在绘画中还有哪些潜移默化的影响?

搜啊 http://www.so-a.net/

澎湃新闻:近几年,你做过几场个展,包括中央美院的“游园惊梦”、苏州博物馆的“平行世界”,此次在龙美术馆的个展和之前有什么区别?作为90年代初“新生代”艺术家的一员,有没有做回顾性质展览的计划或是想法?

搜啊 http://www.so-a.net/

喻红:我对宗教绘画其实一直很有兴趣。上学的时候学习美术史,后来去敦煌采风,沿着中国文化的线索,到很多地方去学习,一直对中国古代非常有兴趣、但是当时作为一个学生,对于这种强大的传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它们和个人的关系。随着年龄增长,我觉得我的创作能力会进一步拓展,特别愿意把自己的作品和经典的绘画进行对话,所以画过一些相关的绘画。比如说在北京尤伦斯展览过的天顶画,这些作品在以前的上海美术馆(当时位于人民公园边)展出过,也是以天顶画的方式呈现。我对于宗教绘画的兴趣一直延续至今的,包括这次展览的几幅大的作品,其实都和古代的传统有关系。我对这种经典的学习,或者把经典与当下对话比较有兴趣,所以也许以后还会做这样的尝试。

搜啊 http://www.so-a.net/

龙美术馆展览现场澎湃新闻:走进展览空间几张大型作品带着宏大的宗教感,近些年你的展览也呈现出走入宗教空间的感知,何种机缘让你想到画“创世纪”、“愚公移山”等宏大的宗教神话题材?

搜啊 http://www.so-a.net/

“愚公移山”故事核心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你想做,你倾尽全力是可以最终达成的。但我现在借助愚公移山的故事,讲述当下我们还在不断“移山”,但是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可能会更多元、更丰富,每个人都对“移山”有自己的认识和看法,以及自己的行为方式,但是当它们真正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可能是互相矛盾的,而不是形成一个完整的合力,他们之间更像隐喻人类对世界的不可知和茫然,是从愚公移山寓言当中引发出来的对当下的思考。

搜啊 http://www.so-a.net/

喻红:我上学的时候去过敦煌,那时候就是去敦煌是一个美术专业的必修课,除了敦煌以外,麦积山石窟、西安兵马俑等,整个一条中国文化遗产线都会去走一趟,学习很多,临摹很多。我去敦煌的时候印象就非常深,潜移默化的影响很多,比如我受古代绘画结构处理的影响。敦煌洞窟中的佛教壁画,不是像现在一张一张是割裂开的,在处理佛教的本身故事的时候,每一个章节每一个故事的片段是靠植物、建筑,包括风景、山水去连接的和区隔这些空间。所以这些画面的处理对我很有影响。在这次展览中《天上人间》、《云端》就是用云隔开了几个场景。

搜啊 http://www.so-a.net/

展览开幕前夕,喻红接受了“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专访,她讲到古典传统的自己艺术创作的影响“借鉴敦煌壁画的区隔梳理空间”;同时也谈及自己与不同门类的艺术家的交流,并提示年轻学生“最核心的问题是自己如何选择,自己选择成为什么样的艺术家。”她认为,女性视角是她创作中很重要的视角。

搜啊 http://www.so-a.net/

喻红:《愚公还在移山》是我近几年很重要的一件作品,不仅仅是因为尺度大、人物多、信息丰富。“愚公移山”本身是中国传统的寓言故事,对中国传统如何去研究学习及其与当下产生的关系,也是我近年思考得比较多的问题。

搜啊 http://www.so-a.net/

喻红:从展览的空间到参展作品的数量,龙美的展览是我目前做的最大的一次展览,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有几张特别大的画是专门为龙美术馆的空间来画的,一进门就可以看到。后边还有一些肖像系列,也是为这个展览专门画的。但这些肖像中的有些人物以前也有画过,也把过去老的画和现在新的画放在一起同时展示。

搜啊 http://www.so-a.net/

《天上人间》,2018,布面丙烯,750x300cm澎湃新闻:“创世纪”、“愚公移山”等宗教题材,历代艺术家也反复创作过这类题材,在你的笔下成为了《愚公还在移山》、《新世纪》,这些作品中涵盖了哪些不同过去的隐喻?

搜啊 http://www.so-a.net/

我觉得这个展览有回顾的性质,但不完全是回顾展。一个回顾展应该有每一个创作阶段的代表作品。本次展览有最早的作品,我80年代末画的一些肖像和现在的绘画,线索脉络蛮长的,但不是每个节点都有。

搜啊 http://www.so-a.net/

中国传统山水画对我也有提示,比如一些景放大、缩小,以移步换景呈现不同的风景,观众可以随着画卷的展开看不同的景色。对于比较大尺幅的绘画,我也有这种移步换景的预设。

搜啊 http://www.so-a.net/